癌症術後復健跟著做!離健康又更進一步

化療期間,身體會非常虛弱,散步是最好的運動。或者,做做廣播體操或者在床上練習呼吸、伸伸腿、壓壓筋都是不錯的選擇。運動可以使免疫系統愈來愈強壯,身體愈來愈健康。當頭髮、睫毛開始生長的時候,心也開始重新打開,沒有邊界,無憂無慮。 參加復健中心的一對一復健訓練之前,教練專門把我帶到一個房間裡,做了各種身體檢查,詳細詢問我生病的前後情況,以及用藥情況。大約一小時之後,教練定出了一套針對我的訓練計畫,初期每 [...]

2020-06-20T09:19:46+08:002020-06-26|

口語退化不是失智是肺癌轉移!腦部「不定時炸彈」隨時會奪命

63歲樓先生在多年前罹患腦瘤,接受手術後,近三年又發現口語表達能力日漸不佳,本以為是腦部曾開刀導致逐漸失能,後因久咳未癒,檢查才發現是肺癌轉移腦部。  癌症腦轉移壽命恐剩1到2個月 樓先生的女兒表示,爸爸過去曾因為腦瘤而開刀。近年來逐漸出現口語表達不清楚、理解能力變差的症狀,原本以為是老化失智造成的,一直到發現爸爸不斷咳嗽,檢查之後才知道不是失智,而是肺癌轉移到腦部了。 其實,肺癌轉移到腦部及骨頭 [...]

2020-07-01T10:58:51+08:002020-06-18|

噁心嘔吐以為懷孕…少婦確診肺癌!癌細胞多如滿天星

8年前,34歲的陳小姐發現自己常有噁心嘔吐的症狀,而且腰圍逐漸加粗。期待著二胎的她歡天喜地的準備迎接新生命,不料就醫檢查後卻發現卵巢有10公分大的腫瘤,接受手術切除腫瘤後,病理報告發現竟是肺腺癌轉移,一步發現腫瘤轉移腦部多如滿天星……。 陳小姐回憶:「當時學鋼琴的入門曲是小星星,但沒想到人生竟這樣迎來小星星變奏曲。」醫師告訴她,肺癌的存活很難超過 5 年,而當時她的大兒子也才 3 歲,想到孩子可能 [...]

2020-07-06T18:31:15+08:002020-06-18|

走過癌症幽谷…她上大學、挑戰鐵人活出新意義!

度過恐慌、憂鬱,12年前罹患卵巢癌的黃小姐,如今已是超過10年的HOPE關懷志工,大家都稱她玉桂姐,找回生命的新方向,為了幫助更多癌友,進修生死學、再進修社工系,將理論與實務結合,讓更多人因為她的愛更堅強。 在卵巢癌下驚慌 沒有人真正理解 2005年,健康檢查發現兩側良性卵巢囊腫,即便工作忙,也不忘持續追蹤,兩年後(2007年)發現囊腫變大,醫師建議摘除,以免繼續擴大恐引發腹膜炎,玉桂姐利用端午連 [...]

2020-07-05T00:24:12+08:002020-05-13|

懷孕期間發現卵巢癌,媽媽勇敢生下兒子成為抗癌最大動力!

兩年前,懷孕中的何小姐,在劇烈腹痛就醫時發現卵巢腫瘤。仍在治療中的她堅持,「多難吃的藥都可以吞,就是想陪我兒子長大」! 意外的「禮物」 定期追蹤卵巢水瘤、肌瘤的何小姐,不易自然受孕。當醫師告知確診為卵巢癌,要她決定處理或保留孩子時,她沒有遲疑地要留下這份「意外的禮物」,「何況明明已經感受到孩子的心跳…」。 知道診斷的當下,何小姐還能鎮靜地與醫師討論各樣方案,不過獨自散步後,抱著護理長大哭,直到情緒 [...]

2020-07-06T18:41:20+08:002020-05-08|

他治癌有功得諾貝爾獎 卻救不回罹癌的愛妻

「如果不是乳癌奪走了她的生命,我會和她一起獲得諾貝爾獎…」 今年10月7日,美東凌晨4時50分,61歲的威廉·凱林(William Kaelin)接到了一個電話。聽到獲得諾貝爾獎的消息,凱林在電話這頭並沒有表現得很激動,而是緩緩放下電話,看著窗外即將升起的太陽,睡意全無。 這份至高的獲獎喜悅,該與誰分享呢?凱林拿起了手機,微笑著與身後照片中的女子自拍,並將該照片發送給了諾貝爾獎官方。 「拍這張照片 [...]

2019-11-13T10:07:23+08:002019-11-13|

治療癌症是為了活得更好!她選擇用化療跟大腸直腸癌面對面

余天二女兒余苑綺日前喜迎第二胎,但卻發現直腸癌復發而且已經轉移到肝、肺,進入第四期,必須再度接受化療。媽媽李亞萍也心疼女兒的身體,頻頻鼓勵她「自己一定要堅強才能照顧孩子」,但也希望女兒可以平安度過這段治療。 為了孩子,大腸直腸癌也不算什麼 「都是為了生下孩子!」2014年,余苑綺發現罹癌,而接受治療之後,因為沒有做人工肛門,在外面會頻頻想上廁所,但度過這些不便,她一直都沒掉一滴淚,就這樣到了被癌友 [...]

2020-05-21T16:00:02+08:002019-10-25|

3歲罹癌、20年後當上醫生!鄭昶傑:癌症不是災難,相信自己很重要

鄭昶傑:只要相信自己能活著,就有希望。 在一般人的想像中,那孩子可能會是躺在醫院的病床上的「病人」,身上插滿了管子,因為化療的副作用,頭髮全掉光了,臉色蒼白,瘦弱,兩頰凹陷,看起來病懨懨的;身旁的藥水味,白袍,讓整個房間充滿一種哀淒絕望的氛圍,連談未來都覺得奢侈。 但現在站在我面前的,是一個剛成為醫師的他。20年前的抗癌經歷,對昶傑來說,就好像只是做了一場漫長的惡夢,而他早已醒過來了。 在懵懂的3 [...]

2020-07-01T11:42:18+08:002019-09-16|

爸媽賣房子籌900萬救他 8歲癌童:不要擔心我,我不痛了

「痛苦我都忘了,不用太在意。」8歲的謙恩在第2次治療結束之後,給了心疼他的媽媽這麼一句話。 他得到的是治癒率只有30%的神經母細胞瘤,第一次發病的時候只有2歲,捱過2次刀、6次化療、骨髓移植以及12次放療,以為死神已經遠離,卻又在治療結束的隔年,再度復發。 他的主治醫師盧孟佑,是台大醫院小兒血液腫瘤科的醫師,談到這件事時嘆了一口氣。「我們其實一直在等,等一個機會。」他說的是2013年才研發出來,專 [...]

2019-09-18T12:27:01+08:002019-09-15|

看不見的資優生 罹癌後最大願望:我想當總統

他用他的小手指碰碰我,試圖感覺我是一個什麼樣的人。 他把身體前傾,上身整個趴在桌上,越過了半張桌子,伸出手,他的指尖滑過我的手背,手指,再往上碰了碰我的手臂,大概是在腦中勾勒完我的形貌了,看起來好像安心了些,坐回座位上。 我可以感覺到他亟欲跟這個世界產生連結,亟欲在自己看不見的眼窩裡,散發出強烈的波光,可以明亮到穿透所有看得見、看不見的蜘蛛網或天花板,讓這個世界可以看見他。 採訪時,柏勛幫醫師叔 [...]

2019-09-18T12:26:10+08:002019-09-14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