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當醫生宣判我得癌症那一刻起,我就覺得我和那些健康的人在不一樣的世界了。」相信對罹癌的病友來說,這一句話既熟悉又無奈,是一種沒經歷過的人無法體會到的苦,彷彿沒有人可以消受與承接。每天,地球依舊如此運轉,但在某些病友的世界裡卻似乎靜止了,難道真是如此嗎?

確診時的震驚,治療過程中的身體不舒服;有時以為疾病控制穩定了,卻又在某次的回診中得知疾病的復發…這一路的心路歷程,總是起起伏伏。好多人對癌友說要加油,但有些時候疾病帶來的情緒困擾,往往讓人很難爬出來!

罹患頭頸癌的病人除了面對上述的狀況,他們還需要面對因疾病或治療所帶來的顏面改變、無法由口進食,甚至無法以口語表達自己的感受想法;有些病友正因受苦於此,不知道該如何是好,只好選擇沉默壓抑,或與人保持距離。這些感受便默默在心中發酵,形成無形的影響力。

106年的11月,台灣癌症基金會與頭頸愛協會合作開設一個心理諮商團體,每週聚會一次,一次兩個小時,為期六周。那次團體由十位頭頸癌病友及兩位領導者組成,談論疾病帶給自我的影響,藉由訴說或筆談的過程,傳遞給能理解這一份苦的人。希望藉此讓病友們的苦,不再是默默承受,而是達到療癒及心理支持。

所謂的心理諮商團體,一般是由一到兩位心理 師及五到十位團體成員組成,依團體狀態而有所不同。團體成員可依自己對團體的信任度,決定自己在團體中分享內容的程度;團體成員聆聽其他成員的故事時,抱持著不批判內容且尊重對方的原則,彼此交流互動;帶領者以多元的方式,如藝術創作、音樂聆賞或是設計一些活動等等,促進成員對自我的覺察,都有助於團體成員因應困擾,達成療癒的效果。

在這一次的團體中,每一位成員的疾病與進展狀態都不同。有些成員因為疾病關係,需要藉由筆談的方式來表達自己;有些成員因身體狀況有時無法參與。身為帶領者的我們,起初有許多擔心,但後來發現成員間能彼此幫助自我表達,能耐心及溫柔的等待彼此,形成團體中的一股暖流;讓這一份擔心,漸漸轉化為對病友的肯定及敬佩。

剛開始帶領者藉由繪圖的方式,引導成員聯想疾病對自我的影響有哪些,如:情緒狀態、人際互動、家庭關係、就醫經驗、對死亡的想法及最想完成的事情,每一位成員依自己狀態,而有不同呈現。有些人很快速的分享自己,有些人因著 他人的分享,讓自己也勇敢地分享這一路走來的辛苦;有些人能侃侃而談生死議題,有些人談到自己這一路的改變,有些人仍須努力堅強面對疾病。

在團體進行的過程中,有許多令人很感動及值得學習的。例如,有成員提到「疾病如同一個濾網,過濾人生中最重要的事情,生病之後留下來的朋友或認識的新朋友,往往是最真摯的情感」。在這個濾網中,成員發現最重要的是守護在自己身邊的家人,而此刻的自己,只想多留一些給家人。在團體中有許多男性是父親的角色,皆提到希望看到兒女幸福,如某一位成員表示希望藉著親自烹煮食物給女兒,表達對女兒的愛意,也創造未來專屬於女兒的回憶。

在這裡六次的相聚中,有眼淚也有歡笑;但更多的是,我們「心」在一起,成員的世界裡不再只有疾病和我,而是融入了一些其他病友的辛苦與不簡單的故事。我的苦也因為你的理解與勇敢聆聽,不再感到孤單,也讓我的世界開始轉動了起來。

在團體的尾聲,帶領者為每一位成員製作一份見證書,寫下在這六次的團體中,對於成員的理解與敬意。帶領者發現成員身上有一股力量,不因疾病而有所退卻。那股力量就是愛!是存在於人與人之間、人與自然之間、人與至高者之間的 愛。在一生中我們一直努力追尋著,往往到了最後發現能帶走的,以及帶不走的而可以留下的,就都是愛。

由衷地提醒看到這篇文章的病友或照顧者:如果你感受到自己的「心」苦了,請別放棄為這份苦找一個出口,找一位或一些合適的人訴說。請相信能說出感受與想法的你,是勇敢的,而非脆弱的;請相信懂得你受苦感受的人,會因你的經歷而成長,你將會有所不一樣。

如果一時之間找不到合適的人,請別忘了,台灣癌症基金會永遠支持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