初見劉雅紛,看她侃侃而談她的畫作,感受她的活力與熱情大方,很難想像她是1967年出生的五年級生,而更難想像的是,她曾罹患過盲腸癌、大腸癌與卵巢癌。她甚至輕描淡寫地說,最近好像又查出了「子宮異位癌」,彷彿經歷過三度罹癌、兒子腦癌、先生肺癌病逝等巨變的她,已經看破生命的無常,能夠笑看人生。

一家三口都罹癌

劉雅紛感慨的回憶道,「其實我兒子從小生出來就不好帶,現在想想可能是反映了我和先生的感情。因為我和先生都算晚婚,雙方也已經很有自己的想法和看法,而孩子出生後我們都在吵架,自己和先生也都不太會照顧孩子,孩子一直都在生病。尤其是到了兒子3歲時,他發燒不退將近一年左右,去很多醫院檢查都找不到病因,一直到林口長庚醫院遇到癌症醫療團隊,才發現原來是腦癌末期。在發現兒子長腦瘤時,覺得兒子的癌細胞是自己給他的。」

而不幸中的大幸,劉雅紛兒子-邱邦霖的腦瘤並非長在腦幹,而是長在後腦勺,在手術摘除癌細胞後,復原狀況良好。但屋漏偏逢連夜雨,在孩子9歲時,先生又檢查出了是肺癌末期。劉雅紛說,「我先生他有長期抽菸的習慣,那個時候咳血去檢查,發現是肺癌,癌細胞從一開始的5公分長到了7公分,最後大到14公分以後,最後先生無法接受化療,然後就走了。」

沒想到就在先生診斷出肺癌末期的時候,拼命教瑜珈要還兒子和先生醫藥費的她,也在一次腹痛中診斷出罹患盲腸癌,當時的她自己要邊接受化療,還要邊照顧癌末的先生,曾痛苦地想要自殺。

常和死神打交道

劉雅紛憶及罹患盲腸癌時有合併腹膜炎,當時醫師告知闌尾破裂造成腹膜炎引發敗血症,或癌細胞瀰漫腹腔,致死機率可能高達50%以上,所幸手術切除加上化療很成功,她解除了盲腸癌的危機。當時她抱著,「為了孩子,拚死拚活也要活下去」的信念,一個人獨自面對先生過世和醫藥及生活費的多方壓力。

而龐大的債務和壓力,讓她在隔年再次和死神打交道,罹患了大腸癌。又是一次的手術加上化療,讓她曾因嘴破曾長達一個多星期沒吃東西,只能靠營養品維生,從盲腸癌到大腸癌,前後總共做了24次化療,另她痛不欲生。沒想到4年後,她又檢查出了卵巢癌。此時,她已經無法再負荷化療的痛苦,只能接受手術治療。期間,她曾經為了自己的遭遇和癌症哭了1年,還好佛法和繪畫幫助她的生命找到了出口。

佛法和繪畫找到了生命的出口

劉雅紛說,要養1個小孩已經很不容易,況且還要負擔治療6個癌症的龐大醫藥費。她用繪畫抒發心情,而在一次的靜心當中,她聽見心中有一股聲音告訴她,可以參加畫畫比賽,於是上網google,發現癌症希望基金會正好舉辦「第5屆彩繪希望」活動,她便用畫筆把心中的夢-全家人能夠一起「回家」,一起回到紅色磚瓦屋內的避風港的夢想勾勒了出來,這幅「回家」的畫作,也為她奪得了第3名的殊榮。

台灣癌症基金會也感動她為了年幼獨子對抗癌症的精神,頒給她「抗癌鬥士」的獎章,並介紹將她列為宣傳大使,同時把她介紹給周大觀文教基金會,而周大觀文教基金會也幫助她一圓心中的夢,幫助她在中正紀念堂開畫展,並頒給她「全球熱愛生命獎章」。

劉雅紛很感謝一路走來相助的貴人,她表示得獎也同時象徵了一種使命和責任,希望她的畫作和故事可以幫助癌友和家屬,再次看見人生的希望。而長期薰習佛法的她,對癌症有不同的看法,她將癌症視為一種功課或是修練,幫助她能看透生命的本質。最後,她饒富禪機的說,「苦難就像一顆尚未打磨的鑽石,放在心中,待時機成熟時,就會打磨出閃耀的智慧光芒」。


延伸閱讀

胰臟癌新手媽媽 每天吃一盒止痛藥 不捨2歲愛女勇敢抗癌

癌症復發並不是「沒救了」 5年前治不好的,現在活了下來

文/黃聖筑 圖/許嘉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