圖說/吳和仁博士提出「體內製藥法」的概念,讓人體成為製藥場域。

藥物是拯救人體的手段,但是它們的製造成本不低,而這些高昂的成本也擠壓了新型藥物的開發經費。其實,藥物是以蛋白質成分組合而成,因此理論上,藥物應該是可以在人體內合成製造的。

「“In vivo expressed biologics”是一個新的概念,目前沒有中文名稱,我們就稱它叫『體內製藥法』吧」,阿斯特捷利康(AstraZeneca)資深副總裁兼首席技術長吳和仁博士表示。吳和仁從台大化學系畢業後到美國繼續進修,目前擔任AZ的全球抗體開發及蛋白質工程主管。他指出,雖然目前正熱門的是像是Car-T之類的細胞療法,但是藥業大廠已經紛紛將眼光放到未來,尋找Car-T之後,再一個醫療突破。

當前困境:製藥成本高

吳和仁指出,目前的製藥困境是製藥的成本太高了,「我做一個藥,要設廠、研發,生產時的品管也都是成本,」這些高昂的費用讓藥價高居不下,某種程度上也限制了新藥物的開發。

「而且,不管是吃藥還是打針,為了維持療效,你得天天打、天天吃,其實並不是太方便,」吳和仁從病人端設想,如果可以有一種療法,是你使用之後,可以自發性治療人體,那便是個一勞永逸的方法。

放入一個基因 讓身體學會製藥

「像是現在的Car-T好了,其實也是需要把人的細胞取出來,加工後放回去,而且需要針對每個人,進行『客製化』的作業,成本並不低,過程又複雜,」吳和仁指出,未來的體內製藥法,是「我現在打DNA進去,DNA帶有基因,基因就進到你的細胞裡面,你細胞有這個基因,我們體內所有東西都是細胞造的,所以你的細胞現在就會自動造我要的東西。」

Car-T現在只拿來治療癌症,但是體內製藥法的治療對象可不限於癌症,而是所有疾病皆適用。「舉例來說,我的身體需要胰島素,所以我現在讓這個基因進入我的DNA裡頭,多製造胰島素,就是這種概念,」吳和仁介紹。

而且,這種方式就不用像Car-T那樣訂製每個人的治療方式,更加有利於大量生產製造。

體內製藥法才剛萌芽 還非常早期

「目前我們進程較快的是肺部纖維化、非酒精性脂肪肝的治療,」吳和仁表示。除了這些疾病的治療,體內製藥法能夠快速、大量、節約成本的生產方式,也讓它在傳染性病毒的治療上,有十足的潛力。

「傳統的製藥方法,找到抗體後還要很漫長的過程才能使用到人體,但是體內製藥法只要在找到抗體後幾個月,就可以製作完成。」美國國防部看到了體內製藥法的優勢,半年前已經與AZ簽約,委託AZ研發製藥流程,「這樣當有什麼大流感時,就可以在2個月內,造出10萬劑,降低波及人口。」

不過,吳和仁也重複強調,體內製藥法還是一個非常新穎的概念,才剛剛萌芽,未來的發展方向、成果,都還要經由時間與市場的驗證。

延伸閱讀:

細胞治療法案通過 但CAR-T的3大治療問題你知道嗎?

防止癌症轉移的新型武器-電漿奈米雷射碳針!

癌症時鐘不斷快轉~掌握關鍵治療先機:癌症篩檢!

研究:科學家幫CAR-T細胞加裝「開關」,打敗癌中之王!

文/林以璿 圖/許嘉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