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要統計21世紀最可怕的疾病,相信癌症絕對名列前茅。在台灣,癌症已經連續36年蟬聯國人10大死因的第一名,罹癌時鐘年年快轉,平均每4分58秒就有1人罹患癌症。

而發生率最高的台灣10大癌症,雖然以大腸癌、肺癌為前二名,但其實對於女性來說,第一名癌症並不是大腸癌,而是「乳癌」。

從1979年開始,一直到2015年,這35年來,乳癌的發生率不斷成長,已經增加了6倍;更難受的是,得到乳癌要面臨開刀的抉擇時,除了考量身體狀況之外,外觀的美醜,更是讓人難以接受的一部分,但卻沒有太多選擇。

「你知道嗎?一個女性罹癌,家庭真的會破碎。」乳癌病友協會理事長黃淑芳說。

 

黃淑芳說,很多乳癌病友們都是媽媽,而媽媽對於一個家庭有強烈的重要性,當這個媽媽因為生病而憂鬱、負面,整個家庭的氣氛、對孩子的影響,也不會是正面的。

而相較於其他的乳癌患者可以用荷爾蒙療法,或是標靶藥物,在乳癌中,有15~20%的患者屬於「三陰性乳癌」,多半都是40歲以下的女性罹患,正好就在孩子還小、經濟壓力還大的時候,就可能面臨只剩1年的壽命。

為什麼三陰性乳癌不能用荷爾蒙療法或標靶藥物?

乳癌是指「乳房的癌症」,而跟其他癌症不一樣的地方是,它也是生殖器官的癌症,所以可以找到對應的荷爾蒙標記,去抑制荷爾蒙的受體活性,或是直接抑制荷爾蒙的分泌,藉由調節荷爾蒙來控制癌症的轉移跟復發。

而如果沒辦法抑制荷爾蒙受體,至少也可以找到乳癌常有的表現基因「HER2」,藉由用標靶藥物來對抗HER2的表現,抑制癌細胞的生長,效果也很不錯。

但高雄市立小港醫院外科主任莊捷翰說,如果荷爾蒙受體ER(動情激素受體)或是PR(黃體素受體),以及HER2基因都呈現「陰性」,就是所謂的「三陰性乳癌」,不但無法使用荷爾蒙療法,也不能使用標靶藥物。「它跟一般乳癌完全是不同類型的癌症。」

莊捷翰說,如果是早期的三陰性乳癌,還可以開刀切除腫瘤,而且只要配合術前化療,也不用像其他乳癌一樣要把整個乳房切除(因為治療效果差不多);但到了晚期,卻只能使用化療,尤其是對於已經復發或轉移的患者來說,不但效果不好,也只能維持1年左右的壽命。

三陰性乳癌

乳癌的荷爾蒙受體ER、PR、HER2三者全部陰性,無法使用荷爾蒙治療、無法使用標靶藥物,就稱為「三陰性乳癌」。

  • 特色:癌細胞分化速度快、生長速度快、容易轉移或復發。
  • 好發族群:40歲以下女性。
  • 治療方式:過去只能使用化療,但現在可以使用最新的免疫療法,或PARP抑制劑做治療。

在看似絕望的情況下,不少病友知道自己是三陰性乳癌、只能使用化療之後,乾脆假裝「沒這件事」,但三陰性乳癌惡化速度很快,2年可能就從可以治療的初期走到末期。

莊捷翰就舉例,2年前曾有一個34、35歲的小姐,因為摸到乳房硬塊而來就醫,硬塊原本大約1公分,很快速的長到2~3公分,還擴及到腋下淋巴,檢查之後發現是三陰性乳癌,不過還算是第二期,馬上建議她手術。

「我們當然覺得要趕快手術、切除癌細胞,但手術前要先化療,跟她解釋了化療的流程之後,她說,『我還要上班,沒有時間可以做這麼長時間的治療,也沒有心力接受副作用』,就這樣『不來了』。」莊捷翰嘆了口氣。

黃淑芳也說,曾有一個40歲就乳癌復發的病友打來跟病友協會哭訴,她也是職業婦女,有2個分別是7歲、3歲的小孩,她怕自己再也不能照顧孩子,但也不敢讓這樣的負面情緒影響先生。「她說,她現在只有絕望。」

已經有新療法問世,醫師:你千萬不要放棄!

不過這種絕望,在免疫療法問世之後開始有一些改變。

莊捷翰說,其實在今年,那位「落跑」的小姐又回來了,腫瘤已經長到6、7公分,又硬、又大、又痛,而且出現骨頭跟肺部的轉移,讓她腰痠背痛,走路就喘,甚至連講話都變得吃力,更不用說工作了。

「她姊姊帶她回來的,一開口就說,希望可以把她妹妹治療好,問我們有什麼辦法,如果這在以前,只有化療的時代,我們也只能讓她接受她原本不想接受的化療,但現在我們選擇多了,我提了3條路給她。」莊捷翰說。

  • 化療:反應率4成,全部健保給付,但副作用較多,而且治療效果不佳。
  • 化療+標靶藥物:反應率6成,需要自費標靶藥物,腫瘤消失快,但9個月~1年之後又容易重新再長。
  • 化療+免疫療法:反應率7成,如果做過免疫配對是強陽性,效果更好,需要自費免疫藥物,比較不容易復發,可延長2年存活期。

莊捷翰說,雖然這3種方式都還是要配合化療,但至少化療的劑量、副作用都可以減少;而標靶藥物跟免疫療法的差別是,三陰性乳癌沒有對應的標靶藥物,只能用廣泛型的藥物,效果還是有限,但只要「免疫檢查點」檢測陽性,使用免疫療法的效果就非常好。

「很出乎意料,一開始在癌症研究的時候,並沒有想到乳癌也可以使用免疫療法。因為免疫療法需要很強的基因表現性。但很特別的是,因為三陰性乳癌跟其他乳癌不一樣,有基因表現,所以使用免疫療法的效果出乎意料的好。」莊捷翰說。

免疫療法

在癌細胞、免疫細胞中,都有一個「免疫檢查點」,它就像是免疫細胞的煞車,避免讓免疫系統過度反應,但癌細胞會讓免疫細胞煞車「煞過頭」,反而開始睡覺而不作用,方便癌細胞不斷生長。

但免疫療法就是用藥物去「拔掉」癌細胞上的煞車(PDL1),讓免疫細胞可以順利找到癌細胞而殺死,因為是啟動自己的免疫系統去攻擊癌細胞,所以副作用、不舒服的程度,都比化療、放療小很多。

iStock-499676965

而那位35歲的小姐,在姊姊的建議下開始使用免疫療法,1次治療時間是3週,做了3次治療之後,腫瘤從6、7公分變成3公分;肺部的積水也消退了,莊捷翰說,因為免疫療法的副作用很小,再加上症狀改善很多,她現在又重新回到職場上,同時也持續做追蹤跟治療。

「三陰性乳癌只要做基因檢測,PDL1的表現大於1%就可以使用免疫療法。雖然目前還沒有健保給付,但當想要拯救自己的生命時,任何的代價都很值得,這1~2年越來越多藥物可以使用,千萬不要放棄希望。」莊捷翰說。

治療一個人的生命,除了花費,也應該加上「貢獻」

但一個月18~20萬元的開銷,對很多人來說,還是一大筆金錢。黃淑芳則說,她自己也是39歲罹癌,走過19年抗癌路程,很瞭解這種在金錢與生命之間的掙扎,所以急切的希望免疫療法可以將三陰性乳癌也納入健保給付的範圍。

「我們看一個疾病,除了看花多少錢,是不是應該還要看它能拯救多少人的生命、家庭,還有社會貢獻?」黃淑芳說。

黃淑芳說,免疫療法對於三陰性乳癌的效果很好,這些人可以恢復生活品質,甚至有些人可以受到控制,回到職場上,有些人多了一些時間跟孩子創造回憶、教孩子面對疾病、死亡,讓家人不留下遺憾。

「我們知道健保經費很珍貴,但這些人創造出來的未來價值,也希望可以考慮進去。因為我們治療疾病,就是希望能換取更美好的未來,不是嗎?如果等到窮途末路才來進行治療,那樣才是最浪費的,因為根本沒有用。」黃淑芳說。

而免疫療法,已經為三陰性乳癌的病友們帶來一線曙光,黃淑芳希望,這線曙光可以真實的照耀在她們身上,「這塊拼圖希望健保可以幫我們拼起來。」

文/盧映慈 圖/何宜庭

延伸閱讀

三陰性乳癌是「乳癌最惡性殺手」!預防、症狀、治療9大問題一次說清楚

乳癌健檢要用乳房攝影,還是超音波?關鍵是年齡!

確診乳癌第四期,她勇敢治療順利抗癌!醫師:預防這 4 件事很重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