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如果不是乳癌奪走了她的生命,我會和她一起獲得諾貝爾獎…」

今年10月7日,美東凌晨4時50分,61歲的威廉·凱林(William Kaelin)接到了一個電話。聽到獲得諾貝爾獎的消息,凱林在電話這頭並沒有表現得很激動,而是緩緩放下電話,看著窗外即將升起的太陽,睡意全無。

這份至高的獲獎喜悅,該與誰分享呢?凱林拿起了手機,微笑著與身後照片中的女子自拍,並將該照片發送給了諾貝爾獎官方。

「拍這張照片是想告訴全世界,我是和我的妻子一起獲獎的。」凱林後來表示。照片中的女子是凱林的亡妻卡羅琳(Carolyn Kaelin ),4年前因為乳癌離世。諷刺的是,凱林正是因為研究癌症治療有卓越貢獻,而獲頒諾貝爾奬。

卡羅琳身為美國乳癌權威 卻仍被乳癌找上

凱林的妻子是一位傑出的乳癌外科專家,和丈夫同在Dana-Farber癌症研究所工作,是當時哈佛醫學院附屬醫院最年輕的女性高階主管。

這對夫婦不只是攜手此生的伉儷,更是工作上合作無間的夥伴,威廉·凱林身為哈佛醫學院教授,最擅長的是腫瘤研究,最傑出的貢獻在於發現低氧誘導因子(HIF)於疾病治療的應用。

卡羅琳也不讓鬚眉,是美國的乳癌外科權威,卡羅琳的前主管外科主任邁克爾·津納博士曾這樣說:「當我將病人轉介給她時,他們會愛上她跟她的溫暖、她的感情、她的反饋。」「病人說常在晚上10點接到她關心的電話,卡羅琳是那種會早早讓孩子們上床睡覺,接下來繼續挑燈為患者思考治療方式的醫師。」

在事業蒸蒸日上的時候,命運跟她開了一個巨大的玩笑—致力於研究乳癌的專家,卻患上了乳癌。最糟糕的是,她的手失去了知覺。她所鍾愛的外科手術生涯已經結束了很多年,她已經接受了多年的培訓,只能付諸東流。

罹癌仍然心繫研究 為經濟困難癌友找出路

2003年,42歲的卡羅琳被診斷患有乳癌,幾次的腫瘤切除都沒有徹底的銷毀病根,最後她進行了乳房全切除手術。

卡羅琳醒目的長髮因為治療而掉光,更糟糕的是,她的雙手失去了知覺,勢必得放棄她擅長的外科手術生涯。「但是沮喪消沈不是她的個性,」凱林回憶道,她與兩個孩子在一起,為乳癌患者及其家人制定了教育計劃和會議,幫助籌集資金治療貧困的癌症患者,並寫了兩本書,《活著的乳癌》和《乳癌倖存者的健身計劃》,甚至開展了研究,發現划船有助於乳癌手術後的復健。

但是,腫瘤轉移的速度比手術快了一步,2010年,卡羅琳發現自己的打字能力出現問題,被診斷出乳癌轉移成腦瘤。

妻子走後4年他獲得諾貝爾獎 只盼治癒癌症少些疾病悲劇

在妻子患病期間,凱林一直照顧陪伴妻子,與她共同抵抗病魔。妻子的患病讓凱林意識到基礎研究的重要性,他更加專注於對癌症的研究,希望可以快速研發出更好的治療手段,應用於妻子身上,幫助妻子早日痊癒。然而2015年7月,卡羅琳還是永遠地離開了這個世界。

失去了最好的朋友、工作夥伴以及摯愛的另一半,對凱林是一項沈重的打擊。但是他將這份遺憾化為力量,持續專注於癌症研究。妻子去世4年後,探索了40餘年癌症的凱林,因其在細胞感知和適應氧氣變化的機制方面的研究,獲得2019年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。

但是,攜手走來的妻子已經不在,這個奬的意義已經不同了。凱林表示把獎項看得十分淡然,在他看來,榮譽都是身外之物,只要能做出造福他人的新發現,讓世界能少一些因為癌症而天人永隔的事件,凱林表示,那就是妻子走後,最能給他幸福感的事情了。

參考資料:

HMS Professor Kaelin wins Nobel in Physiology or Medicine

Carolyn Kaelin, Breast Cancer Surgeon, Patient Advocate and Patient, Dies at 54

延伸閱讀:

乳房自我檢查通常無效!醫師強調:防止乳癌這樣才正確!

這6種人得肺炎不到一週就沒命!保命就靠這支疫苗!

文/林以璿 圖/何宜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