昨(7)日,2019年諾貝爾生醫獎宣布辦法給William G. Kaelin Jr、Sir Peter J. Ratcliffe 以及 Gregg L. Semenza,這3人獲獎的原因,是研究「細胞如何適應氧氣供應量的變化」,為貧血、癌症、其他疾病的新治療策略打開新大門。

Ratcliffe在腎臟生理學研究中,觀察到缺氧使紅血球生成素增加;Semenza發現了缺氧誘導因子「HIF-1」;Kaelin則發現氧氣充足時,VHL蛋白質會破壞HIF-1,但缺氧使的功能不彰,導致HIF-1、紅血球生成素和血管生成因子增加,促進血管新生,帶來氧氣。因為任何固態腫瘤的核心都缺氧,腫瘤便利用上述的身體缺氧機制,長出更多新生血管,讓腫瘤得以壯大,也更容易轉移。

陽明大學生化博士張薏雯表示,這三名科學家找出了身體的缺氧機制,讓科研界找出了許多抗癌新靈感。現在很多奈米藥物,看準腫瘤細胞對於缺氧環境的特殊調節能力,希望進入腫瘤,破壞HIF-1的穩定性,避免缺氧,抑制轉移。目前,抑制血管新生抗癌藥物有三種,都是阻止血管內皮細胞生長因子作用。

諾貝爾獎暗示未來醫療方向:細胞的問題細胞解決!

其實,觀察近年來的諾貝爾獎生醫領域,不難發現癌症治療成為了關注重點,舉例來說,2018年的諾貝爾生醫獎,就頒發給了兩位免疫學泰斗:美國免疫學家 James Allison 和日本免疫學家本庶佑(Tasuku Honjo),他們在癌症免疫療法開疆闢土,貢獻顯著。

「除了關注癌症,近年來更鼓勵『細胞的問題細胞解決』!」張薏雯指出,有別於過去諾貝爾生醫獎常頒發給特定疾病、特定藥物的發明、發現者,現在的醫學研究,更傾向於從人體自身尋找解答。

人們漸漸發現,與其用藥物等外力去干涉身體運作,不如好好參透究竟是什麼原因促使身體的某項數值異常,並從源頭去解決、治療疾病。以2018年得獎的免疫療法來說,就是利用身體自身T細胞的喚醒機制,來消滅癌細胞。

而2019年的得獎研究,更是直接點出了癌細胞轉移的機制,並且透過控制氧氣供給,來降低腫瘤轉移的能力。這比任何「特效藥」,都來得有效且沒有副作用。

細胞治療成為未來顯學

「細胞的問題細胞解決」這套思路,同樣適用於目前當紅的細胞治療以及幹細胞研究,張薏雯表示。細胞治療技術是指使用人體細胞組織物重建人體構造、機能或治療疾病的技術,將細胞經體外增殖再輸回病患體內以治療特定疾病。

張薏雯認為,癌症的治療,其實一直是破壞大於治療,一直到近日的免疫療法,才讓癌症治療真正邁向了下一步。「幹細胞療法可以彌補免疫療法的不足!」免疫療法開始治療後,可能會造成身體很大的排斥,而且癌症病人一般來說,接受過化放療後,身體素質一般不太好。這時候就需要有強大的後勤部隊,也就是幹細胞,來支援身體的健康。舉例來說,例如癌症病人的肝臟受損了,有再生能力的幹細胞就能做修補的工作,讓身體順利撐過治療的過程。

現在,諾貝爾獎也用連續兩年的獎項,肯定了這條思路,張薏雯肯定,「細胞治療」已經是未來醫療的顯學。

國內研究能量也充沛 為何諾獎看不到?

其實,生命科學領域的學生,對於缺氧誘導因子「HIF-1」並不陌生,這些研究早在上世紀90年代,便已經陸續展開。其實台灣在這個領域的科研發展十分活躍,幾乎每個學校都可以找到專門做這個領域的老師。

那麼,為什麼平平都是研究氧氣對於細胞的影響,台灣的學者卻沒有受到諾貝爾獎的青睞呢?張薏雯表示,這跟台灣的科研大環境有密切的關係,「台灣的基礎研究實力非常強大,常常能憑這些研究登上國際重點期刊,但也就僅次於此了。」

她表示,研究停留在細胞實驗,畢竟稍嫌薄弱,未來如果能將更多優秀研究推向臨床實驗,台灣的科研實力,絕對不輸給任何國家!

延伸閱讀:

2019諾貝爾醫學獎抗癌新招:別讓你的癌症腫瘤「缺氧」!

PD-1/PD-L1 到底是什麼?3分鐘讓你看懂免疫療法的原理!

文/林以璿 圖/何宜庭